<p id="ntfdl"></p>
<form id="ntfdl"></form>
<address id="ntfdl"></address>
<noframes id="ntfdl"><form id="ntfdl"><nobr id="ntfdl"></nobr></form>
<noframes id="ntfdl"><listing id="ntfdl"></listing>

<form id="ntfdl"><th id="ntfdl"><progress id="ntfdl"></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ntfdl"><form id="ntfdl"><nobr id="ntfdl"></nobr></form>
<noframes id="ntfdl">

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人文  >  正文
我的魚緣 | 朱永官
2021-06-23 11:47

1995年在英國帝國理工學院的郊外的校園(溫莎城堡附近) 作者供圖


  我來自地地道道的江南水鄉——杭嘉湖平原。老家桐鄉河網交織,真是一個水天澤國。有水就有魚,自然我從小就喜歡魚和捕魚。


  小時候一到夏天,釣魚就是我最大的課外活動了。不像現在,釣具很豐富也很先進,還有商品化的餌料等等。我們小時候可是簡單了。釣魚竿一般就是細小的竹子,而常見的浮標有兩種,一種是做掃把的高粱稈,還有一種就是廢舊拖鞋的海綿。而牙膏皮(主要成分是鉛)可以用作調節浮標高低。所以,我們除了需要買魚鉤外,其他都是自己動手制作的。釣魚用的餌料除了常見的蚯蚓外,我們還有特別好的油菜籽餅。每年春夏之交,收割了的油菜籽賣給當地油米廠,在廠里菜籽油當場榨了,這樣菜籽餅返還可以作為豬飼料等。我小時候每年都會留存一些菜籽餅,滿足一個夏天的釣魚餌料。每次釣魚前,把一點菜籽餅磨細和一點米飯混合,反復用力碾磨,就可以制成噴香而很有韌勁的魚餌料。這種餌料比現在商業化的餌料要好很多,因為香味是天然的,而且因為韌勁好,魚鉤浸入水里餌料不容易掉,釣起魚來很踏實。我們經常釣到魚主要有鯉魚、昂刺魚、淡水鰻魚和江南特有的小白鯧等。


  后來我去英國留學,博士論文在溫莎城堡附近帝國理工學院的校區開展實驗。由于實驗需要天然水,我經常去校園附近的小湖拉水。于是我又萌生了釣魚的念頭。那時在英國買釣具很貴,因此我就突發上馬。用縫衣服的針制成魚鉤,用樹枝做魚竿就可以簡單上陣。這個四面樹林環抱的小湖很少有人光顧,野生鯽魚很多,不一會就釣10多條,收獲頗大。那時我剛學開車不久,為了進入這個野湖,我還差點倒不回去,甚是緊張。那時還帶著剛滿周歲的孩子,想來有點后怕。后來在英國生活時間長了還了解到,在英國釣魚必須要買牌照,否則屬于非法的。


  除了釣魚,我們小時候還有一種特別獨特的抓魚方式。小時候的河道水非常干凈,老百姓都是在河里游泳和洗東西。每當我們在河水里淘米時,小白鯧會游過來搶喝米泔水,這時你要是掌握時機把淘米的淘籮突然提起,十有八九可以抓到四五條小白鯧。抓來的小白鯧簡單清洗就可以在飯鍋里清蒸。米飯燒好,魚也蒸好,只要再加一點點菜油和醬油就是一道特別新鮮的美食。


  在我們江南水鄉,由于到處是河,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時候每個公社一般有個水產大隊,負責管理和經營全域河流的魚。那時水產大隊捕魚方式比較簡單,就是一條機動船,用電擊法捕魚。船一直在走,捕魚者一直在撈因電擊而暫時昏迷的魚。魚很多,捕魚者也不一定能來得及撈所有的魚。因此,每當捕魚船來時,我就拿著魚網沿河邊跟著捕魚船走,這樣可以及時撈“漏網之魚”。


  我高中畢業就離開了故鄉。家鄉經濟快速發展,但是污染排放越來越大,很多河道得不到保護,水質不斷惡化。過去每年淤泥都被挖起來作為有機肥的重要成分,但是現在勞動力貴了,也沒有人來干這樣的活,水質也就更難改善。所以,原本的魚米之鄉魚卻就越來越少。似乎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的矛盾是一個不可逾越的鴻溝。到了二十一世紀,經濟的發展走上了新臺階,大家的環保意識開始明顯提高。后來,浙江省抓“五水共治”,河道水質有所改善,平原的河流再一次恢復了魚翔淺底的面貌。


  由于自小和魚結下了緣,到現在我依然是“見魚眼開”。(作者系桐鄉籍中國科學院院士)



來源: 作者:朱永官 編輯:周偉達 責編:鄧鈺路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