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ntfdl"></p>
<form id="ntfdl"></form>
<address id="ntfdl"></address>
<noframes id="ntfdl"><form id="ntfdl"><nobr id="ntfdl"></nobr></form>
<noframes id="ntfdl"><listing id="ntfdl"></listing>

<form id="ntfdl"><th id="ntfdl"><progress id="ntfdl"></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ntfdl"><form id="ntfdl"><nobr id="ntfdl"></nobr></form>
<noframes id="ntfdl">

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人文  >  正文
我們活在世上的日子何其短暫 | 沈宏
2021-06-23 11:47

沈宏,浙江海鹽人,詩人,著有《本命年》《空曠》



我們活在世上的日子何其短暫

 

每一次扼腕痛惜之后,我們找到了

放松自己的理由

 

人生之路,你我走在上面

不知道走到哪兒就走不動了,或者

永遠在那兒停頓下來

 

每一次永別,都向我們發出警告:

活在世上的日子何其短暫

但我們多么需要順其自然

 

就像這場秋雨,它在憂傷地落淚之后

終究會停頓下來,并成為

毫無生息地進入大地之下的雨



我愈來愈像我的父親

 

有一天,我從北大街經過

遇見十多年未見的老鄰居金寶阿婆

她說我愈來愈像我的父親了

 

我的舉止,笑靨,說話的語氣、音量、節奏 

如果誰熟識我的父親

定會說:嗨

真是同一個模子里印出來的

 

我愈來愈像我的父親了

我延續了他的秉性:不諳世故,愛憎分明

我延續了他的愛好:閱讀、散步和沉默

甚至,我還延續著他的病和痛

 

我愈來愈像我的父親了

當我望著他的遺像,一一對照

我們重合的部分越來越多

未重合的部分,正是我要走完的余生



多年以前,與父親一起散步

 

濱海大道干凈,平坦,寬闊

五月的早晨,微風徐徐

我與父親一起散步

 

我起先是攙扶著父親走,慢慢地走

他的身體還很虛很弱

接著,他開始小跑步起來

我一陣竊喜,但又驚慌,喊著:慢點,慢點

父親回應我:沒事,沒事。聲音有些喑啞

 

我緊跟在父親的身后,或者

肩并肩地與他保持平行

仿佛他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

一路上,我們再也沒有說上別的話

父親跑跑,停停,走走

我也跟著跑跑,停停,走走

 

后來,父親在一張木椅上坐下來歇息

他身處的白洋河濕地公園

才剛剛落成,草木有些稀松、羸弱

還需要外力來支撐和保護它們

我看他望著眼前的一棵光禿禿的樹木

沉默許久,若有所思



守夜


星辰消逝了。與我談了一夜的那個人

也離開了。我守不住今夜

也守不住一個人的魂靈

 

我寧可忍受蚊子的叮咬。忍受

午夜兩點時極度的困盹——

一個講故事的人,他躺著的軀體

如此空虛,悲憫,但又栩栩如生

 

像飄忽不定的燭光一樣

繚繞的青煙,讓一個人的無眠

在分分秒秒里閃過畫面。

而靈堂之外

天空已變得安詳,神明


 

空缺

 

屋子冷清。還是上午

掛在墻上照片里的那個人

剛走了一年。他好像在對著我們笑

但又不能像過去那樣

走下來劈柴、燒火,喝酒、抽煙

或者,偶爾說上幾句責怪。

轉眼春天又來了,窗外正草長鶯飛。

菜園子里的青菜,也開出了黃花

與去年時一模一樣,

但好像又有些不同?,F在

我與妻子忙里忙外

是要親自動手

去完成

在休息日里,本該無需動手的

——團圓午餐。



如果松柏能說話

 

如果松柏能說話

我就會長久地站著

靜聽這兒所有的故事

它先說自己如何成長

然后說一個家的苦難和幸福

明與暗的兩個世界

都是那么真實

埋在地下的父母

已沒有了病痛

也無需再為我們操心

相信他們比人間時活得更加快樂

松柏繼續說出更多的細節

當它動情地抖落松針般的淚水時

我們因此也陪著傷感

松柏一年高過一年

一年翠過一年

父母一歲又復一歲

當我們抬頭用鮮花插在

它的胸前表示感謝時

它筆挺地站著

守護神一樣地站著

 



來源: 作者:沈宏 編輯:周偉達 責編:鄧鈺路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